日本求職是一條佈滿荊棘之路

每年春天開始,東京的商業區裡總會看到許多穿著黑西裝、手提黑色公事包,表情茫然的年青人四處奔走。

他們是大學四年級的在校生,穿梭於各大會場參加徵才說明會,日本稱這樣的「活動」為「就職活動」,簡稱「就活」。相同的黑色外型、相同的路徑,將日本比喻成工蟻社會,一點也不為過。


 

日本獨特的求職過程

日本企業界每年4月統一錄取「新卒」(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),畢業後立即銜接職場的制度行之有年。畢業前要是尚未有工作著落,日語稱為「就活浪人」(注:「浪人」一詞來自於古代,沒有主家的武士)。大四學生如果錯過了這個就職黃金時期,接下來的求職條件就處於劣勢。因此大家全神貫注,想方設法至少要被一家公司錄取,先入了社會門檻,因此求職制度給這群年輕人一股極大的壓力。

準備求職,手續繁雜,準備事項如下:
 

大頭照:
為讓人有好的印象,可以選擇含化妝服務的相館,把自己拍的有朝氣活力。

參加徵才說明會、蒐集企業資訊、校友訪問:
蒐集情報,必須要了解自己想去應徵公司的基本資料和在業界活躍程度,也可從公司財務報表上可看出該公司的員工薪資和福利。(在日本面試不可談公司薪資福利)
校友訪問,也是進公司的另一個管道,經過校友的說明,增加自己對該公司了解且產生對公司的應徵意願。

 

履歷、自傳:
履歷需用黑筆手寫,不得塗改。
自傳要有自我分析內容,內容包含從學習過程中所得到的經驗、體會、自己的能力強項、優點。

 

SPI適能檢查:
考試分為二大類,「能力考試」、「性格考試」。
能力考試又分言語類,國語能力的理解,和非言語類數的處理力、論理思考力。依照業界的不同,有些公司增加英文考試。錄取結果並非以考試高分為優先考慮。

 

面試、學習禮儀:
面試時必問,為何來應徵我們公司? 你還有應徵其他公司嗎? 自己PR(推銷自己)。
當被問到這些問題時,應徵前的蒐集情報很重要,如果答的不妥,或是對這公司完全不了解,那就是直接被刷掉。
日本很注重禮儀,儀態也是給人留下好印象的重要關鍵之一。坐姿手的擺放,和公事包放地上要立著不能倒,這也是列入分數範圍。

 

每個學生注重應徵前的準備,可堪稱第二次大學聯考。許多大學生對於未來的職場還是一知半解,四處奔波找機會、上網查詢、找尋校友諮詢就業方向。當然這樣繁瑣的程序也可委託「就活補習班」幫忙把關打理一切,不過這樣一對一專門指導的特殊補習班學費很不一般。

 

求職過程是一種折磨

4年前還是大學四年級的村上裕一,正在這一條佈満荊棘的路上…

高中時期的裕一曾出賽各大小田徑賽場、大學時期是指導教授所領軍「亞洲教育交流研究機構」的成員之一,以流利的英文能力隨教授2次赴越南胡志明市做學術研討。注重文武雙全的日本,裕一這些可真算的上「漂亮」經歷,絕對可以在自傳和面試上好好發揮一番。日本男人年輕時的體育社團經驗話題和台灣男人當兵光榮事蹟一樣,話匣子打開了便停不下來,同時也是面試官必問的話題之一。

雖然擁有話題性的背景,但是裕一並非真的那麼順利。

比起其他同學3個月內就被公司錄取,裕一的求職過程長達10個月,一共遞出50幾份手寫沒有塗改的履歷,面試之後的消息大多石沉大海。這其中也有自己和該公司磁場不合,而提前放棄面試,但有些則是在第一關履歷審查時被刷掉。即使多次筆試成績不差,有重拾些許自信心,面試過程時頗輕鬆愉快,也頻頻被稱讚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材,但是最後還是沒有下文。

聽完裕一敘述人生第一次求職時的心路歷程,我問他對這10個月的感想。他沉重的告訴我:「我開始對人產生不信任感」。

光是這句話,足以體會到裕一的失落、無奈。可以想像當時的裕一,一個人提著公事包,來回在東京的辦公大樓裡,準備被點名進去面試、面試後不錄用,不停的拾起希望、再落空、再重來,不斷的輪迴,有再大的志向也被磨平了,人生好像也跟著一起被否定。最後還要對否定他的人一鞠躬,感謝對方給的面試機會。

裕一開始懷疑自己,錯在哪? 這個社會,哪一句是真的? 哪一句是假的?

裕一的父親是日本知名大企業的主管,眼看兒子求職過程這麼不順利,建議進自己的公司試看看,大公司錄取人數多,或許可能有機會。但是裕一堅持不想報考上千上萬名員工的大公司。

他的理由是「一萬名員工的公司,我只是公司的一萬分之一,從公司組織上來看,基層到社長的距離太遠。我想當中型企業的一份子,分母小,我會是公司的100分之一」。

最後的一道曙光

求職時間已經超過10個月,身心疲憊的裕一,想想這些日子來,看多了面試官的謊言和假面具,這次被通知最後一次面試,也沒有抱太大希望,結論大概和前面幾次差不多吧。

到了面試會場,前面坐著5位面試官,職位階級是社長和董事們。社長是大阪人,面試過程相當輕鬆,與其說是面試,閒聊還比較貼切。裕一在面試場上娓娓道來這10個多月的心路歷程,還被問到關於個人生活和家庭成員,心情輕鬆的離開會場,或許是已經沒有得失心,再多一個被否定,對自己的傷害也沒有特別大了。

才走出會場沒多遠,裕一接到電話通知,錄取了。
 

走過求職這條路

日本的求職制度,被錄取只能靠緣份,像裕一這樣運氣不好,受盡折磨的人大有人在,撐不下去的人,最後選擇打工過生活,或是回到當初打工單位當正社員,也是另一種出路。裕一走過那一段寶貴經歷,受到指導教授邀請,回母校為學弟妹演講求職心路歷程。正如裕一所說,中型企業員工是公司的1/100,現在的社長認識所有員工,對於去年得到優良業務獎的裕一,社長更是記得他的全名。

訪客留言討論

更多報導

小井玉 網美瘋傳打卡聖地

影音專區

淬自然-成功店